融资界
您的位置: 首页> > 行情中心
发布时间: 2020-12-11

 

  【中国经济论坛】全球经济新格局 中国如何演好角色

  “我们拿了一把好牌,关键是不要出错牌”

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 记者 刘永刚|大连报道

  9月10日,2015年夏季达沃斯年会期间,腾讯投资家俱乐部“尖峰时刻——全球经济动荡与大国博弈”活动中,来自政府、国际投行、世界500强企业、学术机构的嘉宾共聚一堂,探讨全球市场波动背后的经济格局博弈,以及中国在世界经济中扮演的新角色。专家们表示,中国不是世界经济的动荡之源,而是全球稳定增长之本。

 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:

  中国货币政策适当灵活,将对全球金融市场起到支撑作用

  当前全球经济和金融又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。新格局基础性的因素,就是全球经济板块化了。不同的板块发展的态势完全不一样,因此不同的板块之间产生了一些碰撞和冲击。

  第一个板块,英国和美国,英美经济总体的恢复情况是非常健康的。第二个板块,欧洲和日本,仍然处在艰难的恢复中。第三个板块,俄罗斯、南非、巴西等新兴国家,以大宗产品出口为基础的经济体,它们的经济的的确确现在遇到了巨大的困难。第四个板块,中国经济体,中国经济目前处在一个艰难的调整过程中。

  这四个板块的发展态势不一样就带来了碰撞,现在国际上的碰撞点还是制度的建设,下一步会怎么演变?我觉得美联储加息的可能性有所下降,但并不等于不加息了,以半年为窗口的话,加息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。

  那么中国呢?人民币不知不觉中成为了一个准国际货币,汇率政策一动,全球都盯着。由于目前一旦人民币汇率发生变化,周边贸易伙伴国家汇率亦将随之调整,所以其调整空间并不大。但与此同时,当前中国货币政策仍然存在调整空间。中国的货币政策要进行适当调整,如果能够适当地灵活一点、放松一点,对全球金融市场和经济都将起到支撑作用。

  美银美林中国区行政总裁任克英:

  美国、欧洲和中国都面临各自难题

  全球经济是不是真正有那么强烈的增长动力?

  从美国来看,美国现在的股市不错,总市值相当于全球资本市场市值的51%;失业率5.1%是2008年以来的新低。但是美国人不像以前那样踊跃消费了,银行的储蓄达到1.3万亿美金,放款并没有匹配储蓄的增长。这是美联储在加息方面迟迟不能下最后决心的原因之一。而欧洲实行量化宽松,根本不能像美国当年那样有利有效,因为欧洲并没有那么多的主权债券可以购买,也没有那么多的公司债券,它的市场并没有那么深厚。

  中国经济则面临着一个重要问题,实体经济与资本市场不完全匹配,融资跟投资的时间段也不太融合。最近一段时间,中国股市波动有点大,IPO也暂停了。但长远来看,如果债券市场、股票市场都能迸发出活力的话,企业就能降低融资成本。

  全球经济实际上还处于很艰难的情况。所遇到的竞争、挑战、困难,可能比我们想象得要更严峻。

  野村证券总部副社长岩崎俊博:

  希望外资券商成为中国市场的一分子

  中国经济很多问题的根源在于市场经济体制还没有完全成熟。第一,应尽快培育一批优秀的机构投资者。更多的机构投资者参加,会给市场带来更多、更高的稳定性。第二,希望更加快、更加大力度地推广一些国内外资本流通的政策。这既可以给国内的投资人提供更多海外资产的选择,同时也可以给国外投资者提供国内投资的机会,结果肯定会使国内市场更加稳定。第三,希望中国能够进一步放开对境外券商的限制,把外资真正地引到中国市场当中,成为市场的一分子。第四,必须加速企业IPO制度相关的改革。虽然目前中国政府已把IPO的制度从许可制改为注册制的事情放在议程上了,但是具体推进的时间表不够明确。第五,加强跨行业统一监管。为了防止催大经济泡沫的风险,我们的监管必须跟上跨行业监管的统一监管潮流。

 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:

  新型城镇化让中国经济拥有巨大动力

  我们在研究欧美国家的时候忽视了一个问题,欧美国家叫饱和性增长,城镇化已经达到了90%多,收入水平已经到了顶端,需要靠国际市场来解决发展问题,所以叫饱和性增长。中国城镇化率才40%,还有一多半人在农村,还要进行空间大挪移。这个大挪移会不会产生经济的变化?

  比如我们最近几年基础设施的投资,交通设施的投资、城市基础设施的投资已经使城市发生巨大变化,是不是都结束了呢?还没有。比如京津冀协同发展过程中,由于我们过多的投资导向偏向于和房地产相关的交通项目,然后带动新城建设,而发达国家的经验是发展轨道交通。北京周边的轨道交通才70多公里,假如扩展到3000多公里,那会对周边带来什么样的变化,会发生什么样的辐射?

  中国有7.5亿的城镇人口,是欧盟人口的总和还要多2亿多;有两万多个大大小小的城市,其中上千万人口的城市有6个,百万人口的城市有134个。这么多的城市,这么多的基础设施需求,怎么能说中国经济增长没有动力?

  如果中国经济转型成功,市场的潜力会得到发挥,政府资源配置效率低下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。企业、中小城市、民间的活力,甚至可以通过土地释放的活力,从根本上改变中国未来的面貌。

  我们拿了一把好牌,关键是不要出错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