融资界
您的位置: 首页> > 黄金
发布时间: 2020-08-27

冰火两重天,新金融领域正在经历一场大分流。

在持续数年的整治之下,互联网金融跌入冰点,P2P网贷、现金贷都遭受了沉重打击,催收行业和数据行业亦未能幸免。

另一边,监管层对金融科技的重视不断提升,商业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的科技创新如火如荼,而与金融机构建立了深度合作的金融科技公司同样欣欣向荣。

在国内,金融科技公司是一个宽泛的概念,大体上分为三类:一是直接从事金融业务的互联网金融平台;二是提供金融相关的数据、催收等服务的第三方机构;三是纯粹提供to B服务的科技创新企业。

正如我们过去两年所看到的,强监管正在不断压缩前两类公司的生存空间,它们在资本市场上亦承受着巨大压力;相形之下,第三类金融科技公司的成长并未受到影响,其价值则进一步凸显。

一个例证是,成立于2015年末的氪信,已成为工商银行、建设银行、交通银行、招商银行、浦发银行等金融机构AI升级的重要合作伙伴;这家公司先是在2017年拿到了招商局创投领投的B轮融资,又在今年10月获得浦发银行、上海信托旗下的金融科技基金的入股。

这场大分流的背后,以监管套利为实质的模式创新渐行渐远,而基于硬核技术的金融创新则薪火不灭。

随着金融科技回归金融本质,技术的价值得到真正重视,那些掌握了硬核技术的科技公司,将迎来黄金时期。

1、最坏的时代,最好的时代

2016年4月,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降临,彼时大部分人都认为这场整治不过一两年的事情罢了。回过头看,这不过是本轮金融强监管的开端。

P2P网贷在重压之下不断萎缩,等待这个行业的命运很可能是消失;现金贷在一轮又一轮的整顿下血流成河,仅存的少数玩家亦在苦苦支撑。

今年以来,有关部门对催收行业与数据行业的严打不断加码,最高院和最高检发文更是将非法放贷正式入刑,一系列超预期的整治举措,令互金圈跌入了谷底。

在强监管之下,互联网金融的风险出清还在继续进行,以监管套利为实质的模式创新走到了穷途末路。

与此同时,监管层对于金融科技的重视不减反增,并且在今年将金融科技上升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。

今年6月,央行行长易纲在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发表主题演讲时表示,要把上海建成金融科技中心,未来国际竞争的焦点是金融科技。

随后8月份,央行印发《金融科技(FinTech)发展规划 (2019-2021 年)》,要求到2021年,建立健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的“四梁八柱”,使我国金融科技发展居于国际领先水平。

10月,央行上海总部印发《关于促进金融科技发展 支持上海建设金融科技中心的指导意见》,从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金融科技生态圈、深化金融科技成果应用等八个方面提出了40项指导意见。

12月5日,央行宣布支持在北京市率先开展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,探索构建符合我国国情、与国际接轨的金融科技创新监管工具,引导持牌金融机构运用现代信息技术赋能金融提质增效。

在监管屡屡为金融科技正名之际,金融机构的进击渐入佳境。

以工商银行为例,今年以来,工行先后成立了金融科技公司与金融科技研究院,还发布了全新的ECOS智慧银行系统,在总部层面构建了“一部、三中心、一公司、一研究院”的金融科技新格局。

还有招行,其在11月18日发布招商银行App 8.0,并宣布将与各领域的头部合作伙伴共建共生,打造的全新的数字化服务平台,进一步对标互联网企业。

历史上,金融业一直走在新技术应用的前沿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在科技快速重塑金融业的当下,金融机构对金融科技的投入力度,还会进一步加大。

2、金融科技下半场,技术为王

模式套利偃旗息鼓,科技创新方兴未艾——这场大分流标志着金融科技真正进入了下半场。

在上半场,经过跑马圈地,金融科技主要解决了用户触达的问题,并在某些方面提升了运营效率,但是深层次的金融供给侧改革,尤其是精细化运营与智能化风控,不是靠导流和“上云”就能解决的。

在下半场,金融科技将渗透到金融业的各个角落,从易到难、从点到面、从浅水区到深水区,这就需要金融机构与科技企业的协作,共建、共生是大势所趋。

以银行业为例,其业务逻辑发生了重大变化,促使银行从客户思维向用户思维转变。在此过程中,银行需要设法激活没有征信记录的数亿“白户”人群,这将考验银行处理弱数据的能力;银行还需要以App为主要阵地,快速提高互联网服务能力。

这些银行所急需的能力,离不开硬核科技作为支撑,也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形成。银行固然可以自己学习和孵化,但投入产出比例恐怕并不高,更重要的是有可能因此错失机遇。

今年早些时候,麦肯锡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,金融科技时代已经到来,金融机构无需过分关注金融科技行业的个别“挑战者”,而应更多地聚焦于他们所代表的能力,并培养或从外部购买对数字化未来至关重要的能力。

回望历史,在上世纪后半叶的金融信息化浪潮中,以IBM、Oracle和EMC为代表的科技公司,曾经扮演了重要角色,也就此奠定了金融业与科技业血脉相连的关系。

如今,随着金融科技下半场的到来,金融机构对硬核科技的需求日益迫切。那些拥有核心技术能力的科技公司,则迎来了历史性的机遇。

3、真正的科技创业时代已经到来

发展金融科技,推进数字化转型,是中国金融业未来很长一段时期的主旋律。

数据显示,当前我国共有4500多家银行业金融机构,130多家证券公司,230家保险公司;金融业总资产300万亿元,其中银行业规模居全球第一,债券、股票、保险市场均为全球第二大市场。

如此庞大的金融市场,如此众多的金融机构,孕育着无穷无尽的to B服务空间。

这场全面的数字化浪潮还意味着,中国真正的科技创业时代已经到来,未来有望诞生中国的微软、Oracle、IBM。

原因是,过去中国的科技企业以“硬件市场”为主,在IT支出中,硬件、服务、软件结构不均衡,根源在于科技含量不足;从整体IT支出占GDP比重来看,中美之间依然有较大差距,美国占比5.3%,中国占比1.2%。

这表明以科技为主导的to B服务市场空间巨大。

不过,相较于美国科技企业市场,中国的科技企业由于历史的进程,极大压缩了发生和成长的路径,但从科技产业发展规律来看,真正成长为稳健的、规模化的,可以和to C消费级市场媲美的科技产业,依然是“一场漫长的马拉松”。

推荐阅读:

把握历史机遇,听企业家从7维度纵论新经济

微众银行梁焕:用“科技+创新”综合服务平台来切科创金融这块饼

编辑:马晓龙

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。